能够不断往前走,成功难道不是早晚的是事吗?

意识流 2013年06月02日 , , ,

Logo1

牛吃的是草,挤出的是奶;我使了吃奶劲,却挤出的是草。

虽然常说自己老了,但有些事年轻时一定要做,不做都不知道自己能超越自己。

经济独立了才可以人格独立。

有些人上升的早些,我看着他们的背景;有些人稳定的早些,我看着他们的合影。

总之,心里踏实了,我的未来不是梦。

然而我犯了一个错。不会做梦的人是不会有梦醒的一天的。

我睡了这么久,居然是在做别人的梦,人家说同床异梦可怕,我要说,异床同梦才真可怕。

我们读书识字,一路读到大学,然后找工作,为了经济独立,然后可以人格独立。

讽刺的是,为此而奋斗的每个人都变得像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。

别人说自己没有童年,自己说自己没有青春。

被溶化的青春淋了个透心凉,眼耳口鼻心仿佛初降于世,那个频频敬礼的少年,是不是站错了阵营。

从抽象画开始,等某天画到醍醐灌顶,就开始转行画工笔画,画一个清晰无比的人生理想出来。

人活着总要有些寄托,比如,一些让我们坚强和充实的爱好,这些爱好可以再机遇出现的时候变成我们的事业。

父母担心的是钱,最想要的是我过的好。

生活,就是这样在不经意之间朝着你想要的方向走下去的。所以永远别湮没自己心里的声音。

究竟要积累多少回忆和爱,才能在一瞬间让我感动至此。那些不自知的寒冷的昨天,竟然让冬天延长再延长。

世界放射出新的姿态,我知道自己该干嘛了。

我们的勇气早就在被安排好的一帆风顺里,或者在被预言的随波逐流里,被我们遗忘,不愿再想起。

梦想是美好的,能帮助我爱的人实现梦想,这是我的使命。

问问爸爸妈妈的愿望梦想是什么。

如果有一天他们离去了,你有没有信心与生活对抗呢?

那是一种感觉,懂的人自己懂,不懂的人我也没有办法解释。

宏伟的时间汤汤流过,细小的往事粉粉沉积,脚下的流沙永远是不断长大嘴巴的怪兽。

10年前,再10年前,他的黑白方圆已经对得起青春两个字了。

当遗憾不能靠自己抹平的时候,就特别希望有人代理梦想。

人这辈子,有很多东西是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的,例外的是珍贵的独家记忆。

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和这个世界恋爱,你们朝夕相处,不好好爱她,爱谁?

万一成功了,我就崇拜我自己。

每一个想的飞的少年,都要找一个没退路的练习场。

心情一旦放松,胆子就大起来了。

能够不断往前走,成功难道不是早晚的是事吗?

为了这一刻,所有的辛苦算得了什么呢,第一次回想那些因为追逐幸福而流过的汗与泪,多半会开心的笑,所以快乐是可以预知的。

学不来欺骗,只好选择沉默。

无话结果如何,至少追逐感觉的过程是愉快的。

我们在现实的大河里泅渡,离幸福越来越远,开始重新思考做些什么才能让人生有意思,往往已经力不从心,让一个无所作为的人看他年少的理想,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悲壮的事吗!

理想主义”不是“不食人间烟火”。现实的如果骨感更无以畏惧。

理想的终点是一个新的理想,唯一的选择就是不断的自我超越。

如无特别说明,本站文章皆为原创,若要转载,务必请注明以下原文信息:
日志标题:《能够不断往前走,成功难道不是早晚的是事吗?》
日志链接:http://furzoom.com/success/
博客名称:枫竹梦

发表评论

插入图片

NOTICE1:请申请gravatar头像,没有头像的评论可能不会被回复!

回到顶部